《正易心法》8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陈希夷之消息疑有未通。麻衣六八,名曰策数,四十八数是也。但这个四十八数是从何而来,并且叫策数,又是八卦定数,还用这个数来占卦,赞扬这个数理还很自然。按“八卦经画二十四,重之则四十八”。这是说八卦每卦三爻,八个卦则有二十四爻,重之即重卦,八纯卦,每卦六爻,因之六八共四十八,所以叫八卦数。但是,又“每卦八变”之句何处着落呢?后面有“用四十八者,取八变以占诸卦也,一变为七,七变为九,此之谓也。”此说未明,是否是用四十八以占筮,自然与《周易》筮仪之说不合,待再研究之。

第三十七章

五行之数,须究落处,应数倍数,亦明特时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天一生水,坎之气孕于乾金,立冬节也。地二生火,离之气孕于巽木,立夏节也。天三生木,震之气孕于艮水(山高地厚泉水出焉),立春节也。地四生金,兑之气孕于坤土,立秋节也。天五生土,离寄戊而土气孕于离火,长夏节也。凡此皆言其成象也。天一与地六合而成水,乾坎合二水成于金,冬至节也。地二与天七合而成火,巽离合而火成于木,夏至节也。天三与地八合而成木,艮震合而木成于水,春分节也。地四与天九合而成金,坤兑合而金成于土,秋分节也。天五与地十合而成土,离寄于己而土成于火也,凡此皆言其成形矣。夫以五言相成数,虽儿童亦能诵,要其义,实老壮亦不知落处也,是谓之盲随古人,何以见易乎!以致先天诸卦,初以一阴一阳相间,次以两阴两阳相间,倍数至三十二阴、三十二阳相间。太玄诸首,初以一阴一阳相间,次以三阴三阳相间,此其理何在哉?以时物推之,自祖父子孙,有众卦之渐。自正二三四五六月,有微盛之滋,皆数之明理也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此章论五行与八卦两种体系的结合,而戊己寄于离中,此不自然者也。有作坎中寄戊,离中寄己。总之,须能对称,确不均称。盖因卦数八而五行之数五也。余则以为,每卦皆具十数,每数皆具八卦,每卦皆有十二时,每时皆有八卦,在乎应用所触,其法密而妙,妙而周。皆从阴阳错综,参天两地而倚数也。具体用法载拙著《周易八卦组织结构之研究》中。

第三十八章

卦位生数,运以成数,生成之数,感应之道。

陈希夷消息曰:生数谓一二三四五阴阳之位也,天道也。成数谓六七八九十,刚柔之德也,地道也。以刚柔成数而运于阴阳生数之上,然后天地交感,吉凶叶应,而天下之事无能逃于其间矣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易用十进制之数,河图者,十个基本数据之道也。陈樱宁先生曰:“河图洛书,乃丹金之正宗。”此简易之妙也。欲知其究竟,则非希夷所谓纸上功夫,乃体证能把握阴阳之道也。首当明其一,次当知其十,所谓得其一万事毕者此一也。所谓万两黄金不卖道,十字街前送故交者,此十字也。然,此十字街前非下乘所指肾前脐后为小十字,和山根内,两耳中为大十字之说也。十者不在身外,亦不在身内,即阴阳相交之所,天人会合之地也。一者,非数目中相对之一,乃身心中统一之一,大而无外,小而无内,实不知一之为多少也。然则天一生水之一,非前之所谓一,亦在前之所谓一中也。若进一步落实,天数地数何指?天者,其位在上也,人之头部是也;地者,人之头部之下皆地也。生水在天,是谓玉液,上池之水也,生而所用,当滋土而生物,故入坤地之下是为地六以成之也。地生二火,是坤地阳气来复,活子时景到,药生当即采,归壶升天,取坎填离也。天三生木,日出东方,光耀下土,地八以成之也。地四生金,运入天宫,是为天九成之也。天五生土,第十成之,其道成也。功夫五步,各有景候;条理井然,未敢轻率详释也。一二步得者多,三四步得者少,五步知者稀。下手、转手、随手、了手,皆与他法不同,此法至简至易,只在一与十间耳。

若以占卦用数而论,则参天两地而倚数之诀尽矣,惜乎千古无其人道破,学者不得其条理,今用图形以明之,是露端倪知其机也。

易数图
  
  阳    阴  

上 五 上  上 六 上 
阳  四  七  阴
中 三 下  下 八 中
  二  九  
下 一    十 下 

卦位有三爻,卦性有升降,乾坤者上下之位,坎离者升降之枢,离上而坎下,水火之性必然。震上而巽下,艮上而兑下,此八卦升降之性,以见数理上下之位,阳卦奇,阴卦偶,数之自然,理之当然。参天者,三分法也,两地者,两分法也。参天两地合之,是参五以变也。如阳中之上阳五也,阳中之上阴四也,如卦值复,是为上坤下震,坤为阴,统成数也,震为上阳其性升,其数位在七,故曰七日来复也。略示一隅若此。

第三十九章

一变而为七,七变为九,即是卦妄,宜究其实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冲虚经曰:易无形埒,易变而为一,一变而为七,七变而为九,九者究也。复变而为一。盖卦爻自一变、二变、三变、四变、五变、六变至七变,谓之归魂而本宫之气革矣,更二变而极于九,遂复变为一而返本也。学者不悟经意,从溺空泛说,失之甚矣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“一变为七,七变为九,九复变为一”,见《列子》和《易纬》中,陈希夷用京房卦序递变来解释,但仍未说通,一变为七,这可以巧合其数,但七变为九,九复变为一,又说不通了。这是一个难解的题目。因为这是讲的数理,只能用数理来解释,方合原意,但在《列子》《易纬》中确是用事理或物理来解释,都是不合原意的,故麻衣指出“即是卦妄,宜究其实”。究竟该怎么解释呢?尚未见确解。

第四十章

名易之义,非训变易,阴阳根本,有在于是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易者,大易也。大易未见气也。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循之不得,故曰易,易者希微玄虚,凝寂之称也。及易变而为一,一变而为七,七变而为九,九复变而为一也。一者,形变之始也。清轻者上为天,重浊者下为地,冲和气者中为人,谓之易者,知阴阳之根本,有在于是也。此说本于冲虚真经,是为定论。学者茫然不悟,乃作变易之易,是即字言之,非宗旨之学也。唯扬雄为书拟之曰太元颇得之道家,亦以日月为古之易字,盖其本阴阳而言也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麻衣以易之名原根于阴阳为易,说文:易从日从月之义也。但说文有两说,另一说为从日从勿。勿同物,又未尝不可云;日光下见万物之象为易。易曰: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。

第四十一章

易道弥满,九流可入,当知活法,要须自悟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易之为书,本于阴阳,万物负阴而抱阳,何适而非阴阳也,是以在人惟其所入耳,文王周公以庶类入,宣父以八物入,斯其上也。其后或以律度入,或以历数入,或以仙道入,以此知易道无往而不可也。苟惟束于辞,训则是犯法也,良由未得悟耳!果得悟焉,则辞外见意,二纵横妙用,唯吾所欲,是为活法。故曰学易者当于羲皇心地中驰骋,无于周孔言语下拘挛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麻衣提出易道弥满,九流可入,意为九流皆可应用,当知活法,要须自悟,是很重要的论点,读者在于应用,当抓住其主要纲领,深入领悟,皆有妙趣,不论医卜星相,九流三教,无不可通者,易家独到,无可无不可也。八卦是逻辑事物之符号,亦易学之基础也。学者固当深究八卦之然与所以然,勿囿于文辞可也。

第四十二章

世俗学解,浸渍旧闻,失其本始,易道浅狭。

陈希夷消息曰:羲皇氏,正易春秋比也。周孔明易作传比也。左氏本为春秋作传,而世乃玩其文辞,致左氏孤行而春秋之微旨泯矣。易之有辞,本为羲皇发扬,学者不知,借辞以明其画象,遂溺其辞,加以古今训注,而袭谬承误,使羲皇初意不行于世,而易道于此浅狭矣。呜呼!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麻衣,希夷叹易道之流于浅狭,因学者死于辞句之故,和旧解之讹误也,是故提出学问当穷源彻底,独立思考,不盲从古人,首当在于落实应用,重在实践,这是正确的观点。

麻衣正易心法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