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正易心法》7

第三十章

二十四爻,求之八卦,画纯为叠,是为闰数。

陈希夷消息曰:一岁三百六十而爻数三百八十四,则是二十四爻为余也。以卦画求之,是为叠数,何以言之,夫既有八卦矣,及八卦互相合体,以立诸卦,则诸卦者,八卦在其中矣。而别又有八纯卦,则其合体八卦为重复,而二十四数为叠也。十一三百六十为正爻,与每岁之数合,而三百八十四与闰岁之数合矣,则是闰数也,岂惟见于数,亦见于象,人知者盖鲜矣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一回归年之周期时间是三百六十五日五小时四十八分四十六秒。如果全部化为秒数则为31,556,926秒,用六十四卦平均之,每卦得493,076秒,尚余62秒。按秒即5日16时57分56秒。又按每卦六爻,每爻值82179秒(尚余2秒),即爻值22小时49分39秒。若以一日计算,则一日共86400秒,用六十四卦均之,每卦1,350即22.5分。不与干支体系相同也。

第三十一章

一岁之数,三百六十,八卦八变,其数已画。

陈希夷消息曰:乾姤遁否剥晋大有,八变而复乾,则天地之气尽。坤复临泰大壮夬需比八变而复坤,则地之气尽。震豫解恒升井大过随,八变而复震,则雷之气尽,艮贲大畜损睽履中孚渐,八变而复艮,则山之气尽,坎节屯既济革丰明夷师,八变而复坎,则水之气尽。离旅鼎未济蒙涣讼同人,八变而复离,则火之气尽。巽小畜家人益无妄噬嗑颐蛊,八变而复巽,则风之气尽。兑困萃咸蹇谦小过归妹,八变而复兑,则泽之气尽。凡此八卦各八变,八八六十四数,则天地雷风水火山泽之气无余蕴矣,是为一义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此章谓八卦八变其数已尽,盖尽其三百六十日之数,承前文而来。余则认为天地定位,天动地静,天盘旋转一周,犹上下卦相重,而六十四卦错综之情状皆从此产生。是一日一周天,一年一周天也。一月一周天,是月亮绕地运行之数。

第三十二章

数成于三,重之则六,其退亦六,是为乾坤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夫气之数,起于一,偶于二,成于三,无以加矣,重之则为六也。然,三,少阳也,六,太阳也。三春也,六夏也,从乾之数也,是为进数,其退亦六。三,少阴也,六太阴也。三秋也,六冬也,此坤之数也,是为退数。三画为经卦,六画为重卦者,凡此而已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进数为阳,退数为阴。乾天数三为进,坤地数六为退,此理诚然也。

第三十三章

凡物之数,有进有退,进以此数,退以此数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大抵物理其盛衰之数相半。方其胜也,既以此数,及其衰也亦以此数。若一岁十二月春夏为进数,秋冬为退数。昼夜十二时自子为进数,自午为退数。人寿百岁,前五十为进数,后五十为退数,子为进数,丑为退数。细推物理无不然。世儒论数,但衍为一律,殊不知阴阳进退之理,惟真人独得其说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真人,是指麻衣道者。数有阴阳奇偶,加减乘除加乘为阳,减除为阴,加为少阳,乘为老阳;减为少阴,除为老阴。阴阳老少错综,加减乘除杂算,岂仅一进一退而已。但亦指出其对应之大纲。

第三十四章

凡具于形,便具五数,五数既具,十数乃成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凡丽形于气者,必圆,圆者径一而围三,天所以有三时者,以其气也。凡丽于形者必方,方者径一而围四,地所以有四方者,以其形也。天数三,重之则六,地数五,重之则十,何谓十,盖有四方,则有中央为五,有中央四方,则有四维,复之中央是为十也,非特地为然,凡丽于形,便具十数,皆若此也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数与形具,有象则有数,象数一体,如影之与形也。易之论数,乃十进位制,半之则五,倍之则十也。此河洛据此而设。然易之用在测其得数,非通过运算而后得,乃直测其得数,是占其数而非算其数也。故数之机微通天地运鬼神,此易数与世数有别也。

第三十五章

大衍七七,其一不用,凡得一数,理自不动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大衍之数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,挂一而不用,不用之义,学者徒知一为太极,不动数而不知义实落处也。何则,一者数之宗本也,凡物之理,无所宗本则乱,有宗本焉则不当用,用则复乱矣。且如轮之运而中则止。如辂之行而大者,复如纲而有网,而网则提之如器之有柄,而柄则执之如元首在上,手足为之举。如大将居中而士卒为之役,如君无为而臣有为。如贤者尊而能者使,是知凡得一者宗也本也主也。皆有不动之理,一苟动焉,则其余错乱而不能有所施设者矣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大衍之数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,其一不用,不用之一,故如希夷所言,此易知也,然其用何以必取四十九乎?这四十九数,不论佛或道术皆有所论,其数有神通之妙,法师学法,亦谓四十九日方成。占卜布策,亦用四十九茎,其原因是这个数字是一个奇数,一分为二时必然是一个奇一个偶,不是左奇右偶就是右奇左偶,同时又是七数的平方,故此数有其一定数术上的意义。至于大衍,是对小衍而言,大衍之数五十,小衍之数则是五。为什么?因为有大衍就应有小衍,大衍是与小衍相对的,大衍之数与小衍之数相加就等于天地之数,天地之数是一个整体。从这一个整体分而为二,就产生大衍和小衍,大衍是整数,小衍是尾数。衍,即演。有的学者比如朱熹对大衍的解释与天地之数割裂,孤立地或另找途径来屈尽其说,都不自然通顺,主要是没有认识到易学数理的全体,不能不以河图中五乘十得出五十之数,作为大衍数之来源解,将其它八个数丢在一边,不与大衍之数发生关系,此说者不明整体,非易数也。

第三十六章

策数六八,八卦定数,卦数占卦,其理自然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八卦经画二十四,重之则四十八。又每卦八变,六八四十八,则四十八者,八卦数也。大衍之数五十者,半百,一进数也。其用四十九者,体用之全数也。五十除一者,无一也,易无形埒是也,四十九卦一也者,有一也,易变为一也,一不用者,数之宗本也。不可动也。用四十八者,取八数变以占诸卦也。一变为七,七变为九,此之谓也。今筮者,于五十数,先置一于前,乃揲之以四十九,或先取其一,却于四十九数中,除一而终合之,是二者皆全用四十九数,曾不知本卦之本数也。以至于误置一于八卦数中,遂有五与九之失也。且以揲之寄数,但论其多少,而五与九则无损益多少之数,而于阴阳正数亦自无碍。揲法不取其正数而取其余数,盖从简便也。简便谓一见多少即知正数阴阳多少,若待视正数则烦难矣,更无五十全数,分而为二以象两,谓止于四十九数中分而为二也。挂一以象三,挂谓悬,谓于四十九数中悬挂其一而不用也。筮法一揲得五与四。四谓之三少,得九与八,八谓之三多,二揲则五与九矣,但得三个四,亦谓之三少,得三个八,亦谓之三多,方初得五与九也,而老阳之策三十六,老阴之策二十四。及次正得四与八也。而阴阳之策数如前,则是五九,故无损益多少之数,而于阴阳之策,正数亦自无伤也。因知四十八数而误用其九,断然明矣。或者,又谓揲法得奇偶数,殊不知二揲则五与九已尽。所以观其余数,而不观其正数,特以从其简便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