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正易心法》4

第十八章

诸卦名义,须究端的,名义不正,易道悬绝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易卦名义,古今失其正者二十余卦,师、比、小畜、履、同人、大有、谦、豫、临、观、噬嗑、贲、无妄、大畜、颐、大过、渐、归妹、丰、旅、中孚、小过是也。盖师以正众,比以兴王,二卦以武功创业,汤武之卦也。同人穷而在下,大有达而在上,二卦以文德嗣位,舜禹之卦也。履以阴德而踏艰危,以致小畜之安富,人臣之事也。无妄以阴德而践灾眚,以致大畜之喜庆,人君之事也。临以阳来,宜出而有为。观以阴生,宜入而无为。谦则止在众后而存义。豫则动在众前而知几。中孚则始生,小过则夭折。颐则成人而养生。大过则寿终而丧死。渐以正而进,归妹以说而合。噬嗑以贪而治罪,贲以义而致饰。丰则得所归而富盛。旅则失其所基而困穷。凡此二十余卦,其名义虽然见于画象反对有不可掩者如此,当谛观之也。大传曰:开而当名,苟名义不当,则一卦无所归宿也,故曰易道悬绝也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此章消息,颇具精意,乃作者研易之总结也。

第十九章

一卦之中,凡具八卦,有正有伏,有互有参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正,谓上下二体也。伏,谓二体从变也。互,谓一卦有二互体也。参,谓二互体参合也。与本卦凡八,是谓一卦具八卦也。然,一卦何以具有八卦,盖一卦具有八变,如乾一变姤,二变遁,三变否,四变观,五变剥,六变晋,七变大有,八变复乾是也。因其所然,以见天地万物,理无不通也。庄子论久竹生青宁,青宁生程,程生马,马生人,人死反入于机,万物皆出于机入于机,其一节论变化之理无所不通如此。

第二十章

六十四卦,唯乾与坤,本之自然,是名真体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太初者,气之始,是为乾。太始者形之始,是为坤,皆本之自然,无所假合也。故其卦画纯一不驳,倒正不变,是名真体。

霍斐然随录附记曰:乾坤者易之门户,众卦之父母,是属特殊性。

第二十一章

六子重卦,乾坤杂气,悉是假合,无有定实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六子假乾坤以为体,重卦合八卦以为体,若分而散之,则六子重卦皆无有定体也。若今天地清明,阴阳不杂,则六子何在,以是知人间万事悉是假合,阴阳一气,但有虚幻,无有定实也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陈希夷消息,将乾坤为真体,余六卦以为假合,引易入禅,落于空寂。非易道也。

第二十二章

卦义未审,须求变复,不唯辞合,义实通明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变为一爻之变,复为一体之复,即复变之辞而观之,自然之义无不与卦吻合,以见阴阳之气。如蒙上九曰击蒙。变为师之上六则云小人勿用。屯初九曰以贵下贱大得民也。变为比初六则云有孚比之无咎。此一爻之辞合也。如大有上体复需,有饮食之燕。下体复晋,有昭明之德。升上体复姤,姤一阴升,下体复复。复一阳升,此一体之义合也。苟卦义未审,能以此求之,自然明矣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陈希夷之消息,说明用此爻变之法以解证卦辞爻辞。可见《周易》系辞之精密与变化纲之宗系如此。

第二十三章

古今传易,舛讹为多,履畜八体,最为害义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按卦序,当先履而后小畜,今小畜在先,则二卦画象反对,文义谬乱而不可改。又以八卦本对,八体独缺其鼻,乃以巽言股,股即系是(斐然按疑是当为足字)也,若股可言,则又遗其肱,且与羲皇八卦不相应也。兹盖传者舛误耳!能不害乎?试辨之,一柔自姤变同人,同人变履,履变小畜,小畜变大有,犹之一刚自复变师,又变谦,又变豫,又变比,皆自然之序不易也。今谦既在豫上,则知履不当在小畜下。尝密探宣尼述九卦,以履为用九,谦用十五,复用二十四,皆龙图大衍定数,则履在小畜上为第九卦也明矣。又履与无妄对,义既以大畜反无妄而居下,则知小畜上为第九卦也明矣。今序卦非宣尼旨,失其本真也。八体乃艮为鼻,巽为手耳,传曰:鼻者面之山也,又曰风能鼓舞万物,而手之所以舞也。盖乾为首,坤为腹,天地定位也。坎为耳,离为目水火相逮也。艮为鼻,兑为口,山泽通气也。巽为手,震为足,雷风相薄也,此羲皇八卦之应矣,其理昭昭,但学者承误效尤,见不高远,其失至此,真人闵之,故开其眼目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此章关系到整个序卦排列规律问题,麻衣与希夷所提问题引起了我对卦序排列的规律问题之研究。这一问题的提出,是不容易的,所指出的错误原因和理由是否正确,我也翻了一些有关研究序卦的资料,但未发现一个能对此问题的肯定或否定。尽管王夫之《周易外传》用了很长的篇幅来说明序卦排列组织结构问题,仍未能解决问题。王承烈《周易释例》,自谓已发现了六十四卦的序卦规律,是由前两卦变出后两卦,是逐步递变出后两卦的等等。经过细读研究,知其仍未解决问题。麻衣所提出的问题,我作了逐一逐二的研究,我另写有《周易六十四卦组织结构之研究》,即是卦序的探讨。我用统计方法,将三十六宫之八卦单卦统计,自然每个单卦应出现九次。一个重卦是两个单卦组成,因而三十六卦象,总共七十二个单卦,每卦得出九卦,其结果是乾、坎、艮、震、离、坤等六卦,每个卦得九卦,唯巽卦得八卦,兑卦得十卦。根据这一统计数据来分析解答麻衣所提出的履当在前,小畜当在后的理由与此书记不符,其数据说明其中次序肯定有错讹之处,但不在此履与小畜之处。因为小畜是巽加乾,履是乾加兑。巽与兑是一个互相可颠倒即相互能够转化的。序卦原误确即在此巽兑倒顺之间的问题。也即是其中一个兑卦应颠倒转化的作巽卦,则八卦皆平均各得九卦了。若按麻衣所提出的办法将小畜置于履之后,则巽卦只有七卦,兑卦就更多到有十一卦了,这离平衡度就更远了。所以麻衣的提议是不正确的。至于他所提出的理由,是片面的,而不是从整体观着眼,因而得不出卦序的规律,所得出的结论,因之是不准确的。按希夷所提出的“一柔自姤变同人,同人变履,履变小畜,小畜变大有,犹之一刚自复变师,又变谦,又变豫,又变比,皆自然之序,不易也。今谦既在豫上,则知履不当在小畜下。”的证明结论仍是不全面的。按他的证明论据是说谦既在豫上,则知履不在小畜下(上是指用三十六宫卦象法统计,凡属正象的为上,凡属颠倒看又成一卦的叫下,实际上,上是前一卦,下是后一卦),来作履当在前,小畜当在后的证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