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正易心法》3

第十二章

健顺动入,陷丽止说,非特乾坤,六子训释。

陈希夷消息曰:非特训释,盖谓不可专于八字上取也,当求之于画象。健谓三画纯奇是。顺谓三画纯偶是。动谓一阳在二阴下是。入谓一阴在二阳下是。陷谓一阳在二阴中是。丽谓一阴在二阳中是,止则一阳在二阴上是,说则一阴在二阳上是。凡有所训,多见于画象。如阖户谓之坤,则姤之初爻是,辟户谓之乾,则复卦初爻是。

霍斐然抄录随记附言曰:读正文,似乎是阐明八字,即言非特以乾坤为健顺,而且还有动入陷丽止说之六子的训释。而陈希夷消息“盖谓不可专于八字上取也”,可能是指“天地水火雷风山泽”之八字。

第十三章

坎兑二水,明须识破,坎润兑说,理自不同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坎乾水也,气也若井是也。兑坤水也,形也,今雨是也。一阳中陷二阴为坎,坎以气潜行于万物之中,为受命之根本,故曰润万物者莫润乎水,盖润液也。气之液也。一阴上彻于二阳为兑,兑以形普施于万物之上,为发生之利泽,故曰说万物者莫说乎泽,盖说散也,形之散也。坎兑二水,其理昭昭如此,学者依文解意,不知落处,其能得实用乎!自汉诸儒,不得其说,故真人发其端。义论:且以井卦观之,本是泰卦初爻易五,是为井,则知一阳升而为坎水也,故月令云;仲冬水泉动,仲冬一阳生,至仲秋乃云煞气浸盛,阳气日衰,水始涸,信乎坎之为乾水也。道家有炼丹井,海外女国无男,窥井即生。医经无子,女男服口循井即生。其为乾阳,皆可明验,若曰天降时雨,山川出云,又曰地气上为震,天气下为雨,此兑之所以为坤水也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陈希夷消息“医经无子,女男服口”之“口”原书亦如此,遗去此一字,《学津讨原》仍缺此一字,意欲补正,未识其蕴,一字之难,尽留心连二十余年,余之钝可谓至极也。一日,读陈修园所著《女科要旨》转女为男条下,幸然而得到解决,乃一“冠”字也。其文当作“医经无子,女男服冠,巡井而生。”即人生女多,而欲转女胎为男胎之说,孕将三月,孕妇着男人衣冠,绕井三匝,看井中自像,无令人知,归而必生男。即此一无稽之谈也。用以证论坎为阳水,兑为阴水,亦颇费心也。

第十四章

钻木凿井,人之坎离,天地坎离,识取自然。

陈希夷消息曰:乾天也,一阴升于乾之中为离,离为日,则日本天之气也。坤地也,一阳下降坤之中为坎,坎为月,则月本地之气也。日为天气,自西而下,以交于地。月为地气,自东而上交于天。日月交错一昼一夜,循环三百六十度而扰扰万事起矣,是为三百六十度而诸卦生焉。坎离、日月,天地之中气也。仲尼特言水火,而不言日月者,日月其体也,水火其用也。言其用而不言其体,盖欲其设施之广而无碍也。学者不悟,但求之于钻木凿井之间,所失益甚也。又论月上于天,日入于地,男女媾精之象,一往一来,卦画有中通之象,此所谓观于卦脉,理则昭然也。又谓理既昭然若出者,自天之坠也。传曰:自有宇宙,便有此山。又曰星陨为石,推此意则山自天坠无疑。而世曰山者地之物,以所见者言之耳!至月风雷雨皆自地出也。而世曰月风雷雨天之物,亦以所见者言之耳!世以所见如此,苟有循其所见,则是天地万物皆所不晓,审知易者所以穷理尽性也,学者不可不留意邪!

霍斐然随抄录附记曰:陈希夷消息谓山自天坠无疑,余则以为地自来于天,岂独山乎。如山泽雷风水火地等七物皆在天中,故周易首乾,修炼家重视三阳之乾,有自强不息之赞,宜也。

第十五章

八卦不止,天地雷风,一身一物,便具八卦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八卦,文王系辞,周公爻辞,皆未尝指名其物象以见八卦不止天地雷风水火山泽,无所不统也。是故凡天下之所谓健者,皆乾也,顺者,皆坤也,动者皆震也,入者皆巽也,陷者皆坎也,丽者皆离也,止者皆艮也,说者皆兑也,一身一物便具此八卦之理,然宣父止以八物云者,特举其大者为宗本,姑以入易,以便学者耳。

霍斐然随录附言曰:八卦者乃宇宙之立体模型,大之则宇宙,小之则纤芥,皆一八卦图也。八卦是大统一理论,既可以放大看,也可以缩小看,总之无论大小皆处于一个统一体中,学者当从浅处着手,向深处前进,趣味无穷,皆有实用。

第十六章

卦有反对,是为关键,反体既深,对体尤妙。

陈希夷消息曰:世虽知有反对之说,不能知圣人密意在是也。盖二卦反而为二,对而为四,既列序之,又以杂卦推明其义者,以为天下之吉凶祸福、富贵贫贱,其实一体也。别而言之,其代谢循环,特倒正之间耳。未始有常也。然,反体则诸卦皆是,对体,则乾坤坎离,颐、大过、中孚、小过而已。此八卦与诸卦不同,在易道乃死生寿夭造化之枢机也。其体不变,故曰对体尤妙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反体,即将一卦颠倒看又成卦。对体,即是颠倒看仍不变者。例如屯,倒转看则成蒙。需,转看则成讼。对体,即乾,颠倒仍然是乾。坤、离、坎、大过、小过、颐等皆是颠倒仍不变之卦。皆是从卦形上看。至于它的排列次序,对这以关系很大,组织严密。

第十七章

六十四卦,皆有取象,其为名义,无不反对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易之取象,世所知者数卦而已。如颐如鼎,如噬嗑之类是。殊不知易者象也,以物象以为训,故六十四卦皆有取象;如屯象草木,蒙象童稚,讼象饮食,师象军阵,比象翼戴,家人象家正,睽象覆家,余卦尽然,一如诸卦,名义无不反对。如噬嗑以贪饕,贲以节饰,履以踏艰危,小畜以享尊富,临以出而治人,观以入而处己,丰以富盛,旅以困穷,自余推之,其名义反对无不然者,但未思索以精之,则云有不取象,有不反对者,此学易之大病也。

霍斐然随抄附记曰:六十四卦,每卦一象,有已知者,有未识者,履以象鞋,象脚印,象奎宿。小过象小鸟飞过,故曰小过。贲象火外奔而外止之,喷是也。盖噬嗑取食而与贲为吐也。中孚者,泽上有风与浪具,风大则浪大,风微则浪微,故其孚在风泽之中也。节者,水在泽上,自有其一定之限度,过之则溢,不及则枯也,水平之位也。豫者,防患于前,谦者退心于后。履以外出,小畜即以归来也,皆系脚形之向内象外而取也。大有者,日在天上为有之大者,万物皆可见也。取象之法,非只一端,不过物形与意象二者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