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正易心法》2

第四章

易道不传,乃有周孔,周孔孤行,易道复晦。

陈希夷消息曰:上古卦画明,易道行,后世卦画不明,易道不传。圣人于是不得已而有辞,学者浅识,一著其辞便谓易止于是,而周孔遂自孤行,更不知有卦画微旨,只作八字说,此谓之买椟还珠,由汉以来皆然,易道胡为而不晦也!

霍斐然随抄附言曰:易道不传,自古多有此叹。难怪乎郑玄改字就意,王弼拾象言空,汉儒畅言象数,邵雍别创先天,二程义理入微,近世训诂为先,易为何用,使人茫然。纵然周孔复生,亦不能鉴其正脉也。

第五章

六十四卦,无穷妙义,尽在画中,合为自然。

陈希夷消息曰:无穷妙义,若蒙必取次于艮,师必取次于坤,是大有旨意也,不止于贞丈人吉,童蒙求我之义,合为自然,谓次艮次坤,非是私意,乃阴阳运动,血气流行其所施为,皆自然之理也。

霍斐然随抄附言曰:六十四卦自然之妙,当从卦画中理会,有可言者,有不可言者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也。

第六章

消息卦画,无止于辞,辞外见易,方审易道。

陈希夷消息曰:系辞特系以吉凶大略之辞而已,非谓六画之义尽于是也。如大有系以元亨,大壮系以利贞,此数字果足以尽二卦之义乎!要须辞外见意可也。辞外之意,如乾九二见龙在田,上九亢龙有悔,辟师之外不动如也,内趣变如水无穷,好意如此类不可概举,皆是辞之所不能赅也。

霍斐然抄录附记曰:卦辞爻辞仅言其一部分之事理,不足以尽象中之全意,故圣人立象以尽意,意尽在象中,玩索不已,趣味无穷,任人所用。

第七章

天地万物,理有未明,观于卦脉,理则昭然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卦脉,为运动流行自然之理也。如观坎卦,则知月为地之气;观离卦,则知日为天之气;观艮卦,则知山自天来;观兑卦则知雨从地出;观叠交,则知闰余之数;观交体,则知造化之源。凡此卦画,皆所以写天地万物之理于目前,亦若浑仪之器也。

霍斐然随录附言曰:此章消息,尚遗巽震,雷自天之下而发,第一章已论及,实仅有巽与乾坤未曾述及耳。此所谓离为日,日乃天之气,因阳爻中之阴。坎为月,因阴爻中一阳爻故也。阳为天,阴为地。山自天来,象一阳在地上,艮为背象脊督由头而下贯,至尾闾而止,然又何尝不可以说山从地起,盖道家所言此系返还之路,既云返还,可知由下而上为逆,由上而下为顺,故以由上而下为自然之督路,由下而上为逆行之功法也。隐语难明,古书多存此风。坎乃地之气,亦即坤为腹,丹田一阳生于其中之象。离乃天之气,上田一阴生而有下泽之功也。多系道家修炼之说,固属易用之一隅,希夷原系道家,说喻不离本行,宜也。

第八章

经卦重卦,或离或合,纵横施设,理无不在。

陈希夷消息曰:纵横,谓若为诸图,或有二气老少之渐,或有三代祖孙之别,或有对待之理,或有真假之义,或有胎甲之象,或有错综之占,唯其施设,皆具妙理,无所往而不可,此所谓包括万象,而易道所以大也。

霍斐然随抄附言曰:考据家谓《麻衣正易心法》乃戴师愈杜撰,经文、消息以及序文,皆出其一人手笔。从此消息与正文之说二者不相合,非一人所作可知。经卦,即单卦,六十四卦中之下卦。重卦,六十四卦中之上卦。或离或合,纵横设施,即言其错综排列之谓。

第九章

乾坤错杂,乃生六子,六子则是,乾坤破体。

陈希夷消息曰: 乾三画奇,纯阳也,一阴杂于下,是为巽,杂于中,是为离,杂于上,是为兑,巽离兑皆破乾之纯体也。坤画偶,纯阴也,一阳杂于下,是为震,杂于中,是为坎,杂于上,是为艮,震坎艮皆破坤之纯体也。若更以人身求之,理自昭然。

霍斐然随抄附言曰:此乃道家修丹之说,故有破体之名,盖由后天破体筑基补漏以返先天,志在纯阳乾体谓之金仙之说也。

第十章

粤乾与坤,即是阴阳,圆融和粹,平气之名。

陈希夷消息曰:凡阴阳之气,纯而不驳,是为乾坤。老子曰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,正谓此也。因知能尽乾之道,是为圣人,能尽坤之道,是为贤人。

霍斐然抄录随记附言曰:此说与《周易参同契》之说不同。《周易参同契》曰:“乾坤为鼎器,坎离为药物”,是以乾坤为上下之位,坎离为水火之用。此则以乾坤为阴阳之气,是犹坎离之药物也。

第十一章

至于六子,即是阴阳,偏颇反侧,不平之名。

陈希夷消息曰:乾健坤顺,阴阳之纯气也。一失健顺,则不平之气作而六子生,观画象可知。庄子曰:阴阳错行,天地大骇,有雷有霆,水中有火,乃焚大块。正谓此耳!由是六子,非圣贤比,特众人与万物而已。然由破体炼之,纯体乃成。

霍斐然抄录随记附言曰:此处可见其所谓实用与落处,是以乾坤之纯气充乎内体而已。现代气功家之所谓“能量流”是也。道家有先天一气之说。皆是练体之功也。此以乾坤为纯阳纯阴,六子为不纯之杂,然纯有不纯,健由破漏炼成,理固然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