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净玄经》

道德章 第一

    内修于道,外行于德。   修道志虚,行德务和。
    虚则能容,容则能和,和则无争,无争以处,得彼宁静。
    既宁且静,浑浑一如,洞洞空如,谓之合道,谓之同德。

内观章 第二

    行则静观其行,住则静观其住,坐则静观其坐,卧则静观其卧。
    行此四为者,谓之内观。    夫内观何为也者? 观其身与物和,以体道也。
    身与物接,神存六虚,回观内照,以致和同,身物和同,神则容之,三者一如,是谓道生。

无我章 第三

    分而识之,欲而为之,知利而弗知害,损异以奉于己,背之于德,逆之于道,自我之所行焉。
    自我而复无我,是谓离道而复归于道,背德而复合于德。  同至虚,和万物,为无为,谓之无我。 无我而自然。

玄同章 第四

    六合之外,道之所处。    六合之内,阴阳五行之所主。
    世俗之士,接于众物,感应思虑,心相乃生,自我随成。自我分别,差殊千里,各执已见,亲同侮异,无明而滞,弗通于一,是谓执妄。
    是以古之道者,神游六合之外,一而静;身存六合之内,顺而安。浑浑然,静默无所言,是谓玄同。

至爱章 第五

    有亲之爱,私也,我也。    无亲之爱,公也,德也。
    德和众物,无所分也。道主万类,无所别也。
    合于道德,一于天地,是谓大同。大同于天下,是谓爱天下。
    爱天下者,视万民为己身。善者,为吾身;不善者,亦吾身。既为吾身,何所亲乎?
    亲于首乎?亲于臂乎?亲于足乎?    一而忘之,无所分别,无所亲疏,是谓普爱天下之道。   故曰:至爱无亲,相忘于众生。

三和章 第六

    天行德,悬和万象;地行德,载和万物;元首行德,亲和万民。    德者,和也。和同众物,故能容;容纳众物,故能公;大公无私,故能全。
    是以古圣行其德,为全天下之民,以使上下和亲,无相夺伦;以使远近和睦,无所乖侵 ;以使万民各得其所宜,而无害心。

明德章 第七

    重利之世,民多欲;多欲之民,行多乱,乱多则法繁。
    欲愈纵,行愈乱;法愈繁,暴愈甚;法愈繁,暴愈甚,行愈乱。
    以利诱民欲,以刑残民身,是谓乱民,惟夫有德者弗为之。
    是以古圣之治万民,使民寡欲而无争。
    欲民寡欲者,必绝造物之机巧,奇物不兴;欲绝造物之机巧者,必绝万民之学,民无识则物保。
    是以绝万民之学,弃造物机巧,奇物不滋,民则少欲,虽欲亦不可得之,而复归于寡欲,欲寡则自足,自足则无争,无争则暴乱无所行;暴乱无所行,则民和而法亦简。
    明德简法,长安久治之道。

厌兵章 第八

    杀人毁物,莫若兵,天下莫不之厌。
    喜为兵于天下者,是喜乱天下;乱天下者,必为天下恶;为天下之所恶者,必为天下孤;孤于天下者,不可得志于天下,虽得之,亦不久为也。
    德者,得也。以德和天下,故能得志于天下。
    是故善为天下者,乃以德和之,无以兵威之。
    和于天下者,万国虽远则亲之;威于天下者,万国虽小则背之。
    是以善为天下者,贵德而弃兵,故能一众异,睦远近,协和万国之民,散均万国之财,以有余奉不足,乃为万国之所望。

返朴章 第九

    盈天下者万物,与万物相处者庶民。庶民之与万物,同处天地之间,共生之于一。
    夫一者,万物之所宗,庶民之所本,和合天下者也。
    失于一者,是谓乱德,乱德之世:
    民纵其欲,为害于物;物失常序,复损于人;人物相侵,其乱愈甚。
    德乱,则天地人物几于毁矣。
    是以圣人之为天下也,绝万民之学,使其无机而作,去万民之所欲,使其无志而为。
    作于无机,为于无为,是谓返朴,返朴谓之复德,德复则人物相和,天下静而平焉。

共生章 第十

    欲之,易之,塑之,用之,损之,失之。
    残万类以为器,以从已之私欲,是谓败德。
    败德之民,其欲纵。纵欲之世,机巧兴,奇物盛。奇物盛,而自然之万物则几于毁矣。
    民之常存,所凭者自然之万物,自然之万物渐毁,则民之生也危。
    是以圣人之治,事无事,欲无欲,教民无识,绝其机巧,使其寡欲而自足,自足则安,安则静,静则朴,朴则自然,自然者和。
    合和于万物之民,兽见之不走,鸟见之不飞,故能与万物同处,是谓人物共生。
    惟其共生,乃可长存。